主页 > 啪啪啪视频大全 >

老师的秘密

李诞:中邦80后文青之死 2018-10-23 09:58

  人生经验把他从一个文艺青年,过渡为虚无主义者。他开始不信“崇高”,开始讨厌“壮丽”,以天赋和熟练的技巧,轻松自如地解构所有“英雄与理想主义”。

  但即使他再怎么宣扬着自己犬儒的入世态度,也无法掩盖住那些文青时代,曾经在他生命中所带给他的压抑与波澜。

  怀有新闻理想的李诞去了南方报社实习,正值春节,自己好不容易排队买到的火车票,却听到跑春运口的记者说能轻松搞定。

  原来,你在起点拼命奔跑的时候,有的人已经在终点线旁边等着。李诞的理想,就这样曝尸于那一年的春节火车站。

  文青喜欢熟读叔本华尼采,从悲观主义到存在主义,无不让文青垂头顿足地认识到人类生存境况的荒谬,是的,荒谬,这个词说的直白点就是傻逼。

  从莎士比亚到卡夫卡到梵高到毛姆到米兰昆德拉,他们欣喜若狂地确认摘得那枚遥不可及的月亮比弯腰去捡六便士崇高一百倍,重要一百倍。

  “我看到他们时,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突然间,有一阵凉风吹来,如果没有那阵风,我很可能不会杀人。”

  也许他刻意隐藏了此前堆积了数以千计的失望与彷徨,而这种漫不经心的叙述则使得一种转变更具有传奇与日常化的荒诞特质。

  小时候李诞跟着父母来到内蒙,见过繁荣,吃过不知从何处来的海鲜,也经历过父亲工作的矿厂由盛转衰的落败,繁华兴盛也不过云烟一场。

  李诞开始变得圆滑,放弃做的那个自己,那个与世界愤怒抬杠的文艺青年,恰恰也是曾经的我们,放弃了的。

  每个人都能从李诞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说上一句想当年,加上一个爱过的姑娘与少年,几支年轻时喜欢的乐队,几个被提名但总不会获奖的作者,就能构成一出完美的荒诞剧。

  人们喜欢这种荒诞,喜欢这种“被迫圆滑、被迫放弃”的悲壮感,这让人的形象莫名高大,能让每个人都能产生出是这个时代殉道者的错觉。

  韩寒今年在微博上重新写东西,转发最高的一篇是《我所理解的教育》。反思了自己当年对教育系统的批判,庆幸生长在阶层壁垒还不清晰的中国。

  再早些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去写杂文,应该把时间和感情多留给小说和电影创作。

  以前,他不喜欢“努力挣钱”这件事,觉得特傻、特让人瞧不起;现在,他直白的说:不要谈情怀,上综艺做脱口秀就是为了赚钱。

  这导致了80后的反思普遍是带有机会主义成分的:一个一个机会从眼前飘过,好像伸手就能够着,但最后又一个都没有抓住。

  许知远难以理解,像李诞这样的80后为什么要迎合,为什么要顺从,为什么不起来反抗。其实只是因为不同年代而已。

  毕竟这漫长的一生,曾经有多少东西像月亮一样,是照进生命的梦想,尔后却逐渐成为暗淡无光的人生路上寂寂无声的风的。

  5、“关于你所从事事业的正义感,你这个人存在的合法性,我并给不出你想不到的答案。小小的建议,如果真想活得健康,试着做一个时代的弱者。

  12、“热爱,欲望,幸福,都是一种能力,不是你做到什么什么事会自动来的,要自己训教,这是我快五十岁了能告诉你的一个简单的道理。”

  3、人生的真相是这样的,我敢骂政府,骂世界,骂上帝,我毁佛谤祖,我睥睨天下,但是我不敢骂楼上每个周末都在装修的邻居。

  6、人生在世,你只要知道两件事:一,这世上绝对存在不需要读书也很聪明,不需要努力也过得很好;甚至不需要钱就能快乐的人。二,那个人绝对不是你

  7、我没有初心,我的初心就是想躺着,千万别跟我说勿忘初心,我正奋斗呢,你一劝,当场就躺下了。

  “谁说不是了,你看这些香客,求签,问八字,配星座,凡俗中人,贪恋的不就是这些个伪科学吗?他们要是都科学了我佛就没饭吃了。”

上一篇:三里屯优衣库不雅种子完备版遭猖獗 男女主角啪
下一篇:中邦大学突围 美邦《Science 》成为中邦高校引才